【环球时报报道记者 张晓东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木 柳玉鹏】编者的话:在乌克兰危机升级、俄乌战火已延续4个月之际,立陶宛政府近日禁止俄罗斯物资过境转运至加里宁格勒的做法无疑是火上浇油。作为俄罗斯的飞地,加里宁格勒原本就已经被贴上了一系列有火药味和杀伤力的“标签”——是俄罗斯“扼住欧洲喉咙的匕首”或“插在欧洲心脏地带的匕首”,是俄罗斯的“不沉的航空母舰”和“抵御北约的盾牌”,也是“北约的阿喀琉斯之踵”“北约双腿之间的火药桶”。如今,俄方表示“一定会对立陶宛的行为进行回击”,这又让很多人担心“北约最可怕的噩梦”将在加里宁格勒和波罗的海成真。但回顾历史不难发现,从二战结束以来至今,加里宁格勒真正做到的是冷却“北约国家发热的头脑”。

俄罗斯拥有1.46亿人口,国土面积1709.82万平方公里。俄罗斯统计局2022年的数据显示,作为俄罗斯的一个州,加里宁格勒人口刚过百万。这个面积只有1.5万平方公里的俄罗斯国土,从体量上看真的是微不足道,但它的军事和战略价值却非比寻常。加里宁格勒地理位置特殊,与俄本土相距约600公里,北与芬兰、瑞典隔海相望,南邻波兰,西临波罗的海,东部和东北部与立陶宛接壤。

加里宁格勒旧名“柯尼斯堡”,历史上曾是东普鲁士首府。二战期间这里被苏联红军占领,战后根据《波茨坦协定》成为苏联领土,并改名为加里宁格勒。许多德国人至今仍有“柯尼斯堡情结”,那里距离柏林只有500多公里,德国著名哲学家康德在那里出生和成长。《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曾在疫情前与德国朋友一起到访过加里宁格勒。德国、中国等国公民可以申请免费电子签证,进入加里宁格勒地区后可停留七八天。但从德国到加里宁格勒没有直飞航班,只能坐大巴或开车进入。曾有报道称,俄德两国铁路公司计划合作修建一条从圣彼得堡经加里宁格勒到柏林的直达列车,但随着俄罗斯与北约关系的紧张也不了了之。

加里宁格勒就像是一个军事堡垒,在冷战期间用于保护苏联,现在用于保护俄罗斯。“它是北约的阿喀琉斯之踵。”德国《慕尼黑水星报》6月22日引述德国军事专家阿尔伯克的话,解释了加里宁格勒的重要性。阿尔伯克认为,俄方在加里宁格勒部署“伊斯坎德尔”导弹,其射程就可以打到柏林,“这些导弹实际上配备常规弹头,但必要时也可以配备核弹头”。

德媒报道还称,在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后,俄罗斯的这块飞地开始又转变为一个核堡垒,用来冷却“北约国家发热的头脑”。近两年,加里宁格勒在与乌克兰的持续冲突中扮演了新的角色。俄罗斯已将它在该地区海域的大部分海军设施从圣彼得堡转移到加里宁格勒。

在俄罗斯人看来,从2004年波罗的海三国加入北约的那一刻起,加里宁格勒的战略重要性就大为提升,成为威慑对方的最重要前哨。德国电视二台22日报道说,在北约东扩的过程中,莫斯科进一步增加了在加里宁格勒的军事存在。加里宁格勒地区被认为是世界上受保护程度最高的军事领土之一。俄罗斯波罗的海舰队司令部就设在那里,还有跨兵种军事集群也部署在那里。该地区有坚固的防御工事,并且有足够的武器和弹药来承受长时间的围攻。

加里宁格勒经济社会发展所需的货物与能源主要来自俄罗斯本土,陆路运输要穿过立陶宛的领土。作为北约成员国,特别是遏制与对抗俄罗斯的“急先锋”,立陶宛在制造加里宁格勒这个新热点方面又一次打头阵——从18日起,对从俄其他地区经立陶宛的部分货物和能源运输进行限制。立陶宛此举势必遭到俄方的反击。一些北约国家的媒体纷纷猜测“俄罗斯的反制措施能走多远”。但在布鲁塞尔,冲突升级的风险被认为很低。有北约高级军事官员称,由于在乌克兰分身乏术,俄罗斯目前无法再对北约国家领土构成严重威胁,“俄罗斯军队被困在乌克兰,可能已使用了约 50% 的远程武器”。

但一些乌克兰分析人士不这样认为。据俄卫星通讯社6月20日报道,乌克兰前外交官伊先科称,立陶宛对加里宁格勒采取交通封锁为俄方挑起战争提供了理由——因为立陶宛侵犯了俄罗斯的国家利益。伊先科表示,立方的决定是自杀性的,因为它是宣战的信号。他称:“国际法明确保障所有国家前往本国飞地的权利,将一切阻碍这种权利的行为视为侵略。”

除了立陶宛,一直想让加里宁格勒有所改变的就是波兰。从加里宁格勒到波兰首都华沙的距离更短,只有400公里左右。波兰陆军部队前指挥官斯克日普恰克将军今年3月在接受波兰《超级快报》采访时称,“波兰应该提出1945年以来被俄罗斯占领的加里宁格勒州的归属权问题”。对此,俄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成员布蒂娜表示,“波兰将军的这一言论很危险,甚至北约都害怕华沙擅自行动”。

今年5月,波兰国防部前副部长谢列梅捷夫呼吁加里宁格勒非军事化和更名,称其为“北约双腿之间的火药桶”。他认为,如果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这将大大加强北约东部力量,随后有必要处理俄罗斯这块飞地。截至2022年,波兰总兵力为11.55万人,军力并不强。俄军事专家认为,仅在加里宁格勒,俄方就集中了4个师兵力,大约有 5万人,这足以击败波兰。加里宁格勒地区的俄波边界长约200 公里,其中大部分是难以通行的沼泽和林地,“因此,保护它们要容易得多。”

“位于波兰和立陶宛之间的加里宁格勒地区,早在针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开始之前就成为俄罗斯的核堡垒。”今日俄罗斯电视台5月18日的报道向北约国家发出警告。相关报道称,2月24日前后,一大批武器和新兵就被运往该地区,包括“匕首”高超音速导弹。对此,法国《世界报》刊文表示担心:“如果冲突蔓延,俄军可能会破坏北约在这一地区的基础设施,并阻止北约从南部进入波罗的海的通道。”

尽管知道俄方在加里宁格勒投入的军事部署十分强大,但北约还是经常性地在其周边进行军事演习。俄军事专家别洛乌索夫近日分析说:“北约的行动计划不是防御性的,而是具有进攻性的。北约不能坐在火药桶上。”

今年2月,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称加里宁格勒为俄罗斯插在“欧洲心脏地带的一把匕首”。伯明翰大学国际安全问题学者斯沃尔夫称其为一艘“俄罗斯的不沉的航空母舰”。

把加里宁格勒比作“匕首”的说法,在俄罗斯媒体上随处可见。俄罗斯军事观察员赫罗连科今年初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说,即使美国有让立陶宛和波兰军队“侵占”加里宁格勒的计划,但两国肯定没有准备好为美国的利益去牺牲自身,因为加里宁格勒就像一把“插在北约肩胛骨之间的匕首”。对加里宁格勒的挑衅会导致整个波罗的海国家连同波兰一起遭到俄军闪电般打击。美国及其盟国不得不通过部署“爱国者”防空系统、M1艾布拉姆斯坦克和F-35战机以改变波罗的海地区的力量平衡。俄军事政治学家别伦日耶夫日前也把加里宁格勒比喻成一把“扼住欧洲喉咙的匕首”,同时也是“阻止北约军队侵略的盾牌”。

来自西方智库的数据显示,波罗的海三国的军队中,立陶宛约2万人,拉脱维亚6200 人,爱沙尼亚约4000 人。如果没有北约其他国家的支持,这些国家根本无力与俄罗斯抗衡。根据美国兰德公司的说法,俄军西部军区在火力方面可覆盖波罗的海三国的部队以及驻扎在其领土上的美国军事力量。白俄罗斯政治学家齐莫夫斯基近日表示,所有关于北约和俄罗斯武装对抗、可能夺取加里宁格勒地区的说法和计划,主要是为了维持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的士气。他表示,美国把军队部署到那里,表明他们准备共同防御,但实际上,如果真遇到危险,美军会立即撤离。

“北约最可怕的噩梦:加里宁格勒地区的军事装备为何引起西方关注?”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2018年5月曾这样描述这块让北约忌惮的飞地。“噩梦”之类的说法也出现在美国《国家利益》等西方媒体上,在它们看来,俄军的部署是“波罗的海地区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北约成员很难应对。至少从目前看,波罗的海的力量平衡仍偏重于俄罗斯一边。

不过,俄罗斯整体上仍处于被动防守的状态。俄国家杜马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什维特金表示,俄罗斯的所有行动都是在严格遵守国际法准则的情况下进行的,只是尽一切手段来保卫疆土。他说:“加里宁格勒是我们国家的领土。我们不会对北约的新部署无动于衷!”

Leave a Comment on 「环时深度」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是匕首还是盾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